搜索 解放軍報

隱真示假的奇襲作戰 2015年俄羅斯空襲敍利亞境內極端組織

來源:中國國防報作者:王鳳春 馬顯超責任編輯:伍行健
2021-06-24 10:17

隱真示假的奇襲作戰 2015年俄羅斯空襲敍利亞境內極端組織

■王鳳春 馬顯超

俄軍伊爾-20M電子偵察機

2015年9月30日,俄軍以反恐名義大規模空襲敍利亞境內極端組織。這是自阿富汗戰爭以來,俄羅斯在境外最大規模的一次軍事行動。俄軍的強勢介入助力敍利亞政府穩定了國內動盪局面。此役俄軍戰略佈局可圈可點,指揮決策縝密緊湊。

目標明確,“長臂戰略”運用得當。俄出兵敍利亞前,設定了近、中、遠3個目標。首要目標是全面壓制“伊斯蘭國”的暴恐攻勢、遏制敍利亞反政府武裝,協助政府軍以該國西部、南部為根據地,奪取有戰略意義的大城市。中期目標是迫使不屬於恐怖組織的反對派放棄推翻巴沙爾政權,接受停火協議並與敍政府和談,力爭達成和解,重建國家政治構架。遠期目標則是使敍境內各政治派別即使不相互合作,也能一致反對“伊斯蘭國”,在俄及盟友的協助下徹底消滅或驅逐恐怖組織。在三重目標牽引下,俄運用“長臂戰略”,主要動用空天軍和海軍遠程打擊武器,進行非接觸式作戰。

情報準確,敵情信息瞭如指掌。2012年起,近2000人的俄軍特種部隊(包括“格魯烏”和黑海艦隊、海軍陸戰隊、空降兵76師突擊隊員等)就陸續祕密抵達敍利亞境內,對大馬士革—霍姆斯—哈馬—伊德利卜—阿勒頗交通線和拉卡—代爾祖爾—阿布卡邁勒交通線上的反對派和“伊斯蘭國”目標展開詳盡的預先偵察。2014年3月克里米亞公投後,俄軍使用10多顆軍用和民用衞星對敍利亞反政府武裝實施技術偵察,其中包括導航衞星、通信與中繼衞星、偵察衞星和氣象衞星等。俄軍還派出2架伊爾-20M電子偵察機、10餘架“蜜蜂-Ⅰ”和“海鷹-10”無人機,提前在敍戰場上實施大範圍空中偵察。運用駐亞美尼亞和塔吉克斯坦軍事基地的技術偵察力量,俄軍在中東地區形成了強大的技術偵察網絡,通過網絡偵察、諜報偵察等手段,掌握了大量恐怖分子目標的信息。空襲初始的48小時內,就直接命中“伊斯蘭國”武裝指揮所和其指揮官住所。空襲開始一週後,“伊斯蘭國”組織的80餘處據點和設施被摧毀。

瞞天過海,有效掩蓋出兵目的。2015年4月起,俄軍就以“幫助敍政府軍運送反恐物資和提供反恐軍事專家”為名,將大量武器裝備、彈藥、人員、房屋預製件等運往拉塔基亞空軍基地,在該基地修建新的停機坪、機庫、跑道等。一些戰鬥機採取緊隨運輸機飛行的方式抵達,或以散件方式運輸,然後就地組裝。8月,在完成輸送近2000名作戰人員和一些戰機、坦克等大型裝備後,俄派出航空分遣隊進駐敍利亞軍事基地。至9月30日空襲開始之前,俄空軍在敍利亞已部署2個混成航空兵團50餘架戰機,包括最新的蘇-30SM、蘇-34、蘇-24和蘇-25等。地面裝備有T-90A主戰坦克、BMP-3步戰車、BTR-80輪式步戰車、TOS-1噴火坦克、152mm自行榴彈炮等。此外,還有S-300遠程地空導彈、鎧甲S1型彈炮合一防空系統以及米-24武裝直升機。

否認出兵,軍事演習充當掩護。大批部隊與裝備運抵敍利亞海岸的消息被西方媒體曝光後,俄羅斯即向世界宣佈將於9月下旬在敍利亞海域展開大規模實彈演習,有效誤導了對手。藉助2015年9月8日至12日的空軍大演習和9月14日至20日的“中部2015”戰略演習,俄軍不僅完成了全部軍事部署,而且藉機將蘇-30等戰鬥機集結在俄南部,後利用大型運輸機作掩護,經兩伊領空轉場至敍利亞境內。針對外界的報道和揣測,即使到了9月27日,即空襲前3天,普京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採訪時仍否認出兵計劃,稱俄方只是向敍政府軍提供培訓和後勤支援,不準備對敍直接軍事介入。

決策果決,發動突襲斬獲全勝。俄軍此次行動在時間上緊鑼密鼓,出其不意。2015年8月,俄剛剛通過明斯克停火協議結束烏克蘭戰事,得以從烏克蘭戰場抽身。此時,美國與土耳其私下達成在敍利亞設立禁飛區的協議,正與歐洲緊急協調敍利亞禁飛區事宜。因此,俄必須搶在禁飛區設立前出兵。從2015年4月份開始“明修棧道,暗度陳倉”直至9月的大規模軍事部署,俄軍抓準時機,隱蔽推進。9月30日,俄軍在正式空襲敍利亞前1小時才通知美國,只給在敍美軍1個小時躲避時間。戰術上,“陸上蛙跳”效果顯著。俄軍主張暫時擱置對大片敵佔區的地面進攻,而通過奪取若干擁有機場的重要戰略節點,通過戰機轉場、空運人員和裝備,迅速加強節點周邊地區的空中打擊力量,為地面部隊展開進攻保駕護航。在具體作戰中,俄空天軍以強大的情報能力輔助指揮作戰,動用多種手段實施偵察,並通過信息實時傳輸技術,同步進行偵察、決策、攻擊和效果評估。一經出手,戰果顯著,有效扭轉了敍利亞戰局,為俄羅斯贏得戰略主動。

 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