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軍報

兄弟情深丨艱難的歲月裏,親情總能給我温暖與力量

來源:中國軍網-解放軍報作者:邱順利責任編輯:楊凡凡
2021-03-15 08:12

兄弟情深

■邱順利

父親去世時,我剛滿週歲,哥哥長我3歲。母親在村辦煤井找了份工作,一個人把我倆拉扯大。在一起經歷艱難的歲月裏,我和哥哥結下了深厚感情。

初春,乍暖還寒,我倆一起去田野裏摘菊花芽(野菊花根部發的嫩芽),帶回家讓母親為我們蘸麪糊煎着吃。炎炎夏日,我倆一起到代銷店買冰棍,到大樹下挖知了,到水塘裏游泳。金秋,我倆一起幫母親掰玉米、收大豆,利用間隙逮螞蚱、捉蛐蛐。冬日,冰天雪地,我倆白天一起打雪仗、堆雪人,晚上一個被窩裏腳對腳取暖。

因為家裏窮,我們平時很少有好吃的。有一次,開拖拉機的四叔從外面買回來一隻燒雞,一家人你一塊我一塊分了。我分到一根雞爪和一塊雞胸肉,哥哥分到一根完整的雞腿。從四叔家出來以後,哥哥讓我咬一口雞腿,我給哥哥吃一塊雞胸肉,我倆你一口我一口地全部吃光。我清楚地記得,那次吃得特別香,我們不僅把肉吃得乾乾淨淨,還把骨頭放進嘴裏吮個沒完,唯恐漏掉一丁點香味。我當時跟哥哥説:“燒雞真好吃,什麼時候我能一個人完整地吃一隻雞呀,想吃哪塊就吃哪塊!”哥哥聽完呵呵地笑了。

還有一次吃香蕉。我的一個發小家庭條件好,時常能吃到水果。有一天,我們在一塊玩耍時,他送給我一根香蕉。我拿在手裏仔細端詳。香蕉彎彎的、黃黃的,聞起來香香的,我心想,難怪這叫“香蕉”。他手裏也有一根,一邊吃一邊跟我説話。我沒捨得吃,把香蕉放進了口袋裏。

回家以後,我在哥哥面前掏出香蕉。哥哥不肯吃,讓我一個人吃。他不吃,我也不肯一個人吃。經過一番推讓,哥哥先咬去一半,剩下的留給了我。於是,我一小口一小口地咬進嘴裏含着,慢慢地嚥下。我一邊舔着嘴脣,一邊對哥哥説:“真好吃,什麼時候可以拿着一盤香蕉大口地吃,那該多過癮啊!”

為了節省開支,母親花錢只能先緊着哥哥。於是,哥哥初中3年騎過的自行車,後來成了我初中時的交通工具;哥哥穿過的衣服,我要麼直接穿,要麼稍作改造變成“新裝”;哥哥用過的本子,我在背面接着記;哥哥還沒用完的鉛筆,我接着寫,直到實在不能用為止。那時條件艱苦,我沒有一點抱怨,現在回憶起來依然覺得很充實、很快樂。

哥哥初中畢業便開始工作養家,18歲那年又學習了汽車駕駛。我讀完高中,沒能考上大學,辜負了家人的期望。那年恰逢國慶50週年閲兵,電視上軍人威武的身姿、整齊的步伐和排山倒海的氣勢,深深震撼了我。

我決定去當兵。對此,哥哥非常支持。

我離家那天,哥哥早早出車去拉貨。他出門時,我還沒起牀。哥哥對我説:“順利,今天我就不送你了,到了部隊好好幹,想家了就寫封信。”我輕輕答應着,心裏很不是滋味,不知道到了部隊能不能適應,也不知道此去何時能再和哥哥見面。

在火熱的軍營裏,我很快實現了從地方青年向軍人的轉變。當兵第一年,我不僅像哥哥那樣學習了駕駛,還被評為“優秀士兵”。到了第二年,我考上軍校。哥哥得知消息的那晚,特別高興。

入學報到前,我從濟南站中轉。哥哥特地來車站接我回了趟家。在車上,哥哥告訴我,當年我當兵走那天他沒有送我,是怕離別時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。

第二天,我隨哥哥出車拉貨,剛上車就看到座位上有個方便袋,打開一看,是一隻燒雞和一把香蕉。燒雞烤得金黃,香噴噴的,摸一下還熱乎着;香蕉一根緊貼一根,彎着腰形成一條優美的曲線,一看就是哥哥精挑細選的。還沒等我説話,哥哥先開了口:“順利,還記得小時候嗎?你説,什麼時候能完整地吃一隻雞,可以大口大口地吃香蕉。今天你就盡情地吃吧。”説完,我倆雙目一對,會心地笑了。

轉眼20多年過去了,我和哥哥早已各自成家,也不用再為吃穿發愁,可當年我和哥哥一起吃燒雞和香蕉的情景,卻時常在我腦海裏浮現。那情景裏,有我在艱苦歲月裏的本真,有我永遠難以割捨的親情。每每想起,我總能從中感受到温暖,汲取勇往直前的力量。

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